郁达夫曾经说过:“没有伟大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努力之邦。” 沿着先生的话回望,没有人有勇气承认,即便已经被证实。

    高高的窗子前人忘了日夜,你这时若打着口哨子去了,无边的颜料里将化为蝴蝶。现在,两位大师搭着口哨去了,留给我们一身的怀念……

图片
 
 
最新消息  
 
·白衣女子大闹季老追悼会 指责有人“动过”老人遗产
·季老之子透露 骨灰可能安放三处
·胡锦涛等领导人向季羡林先生敬献花圈
评论分析  
 
·必须明白 季老是东方学大师不是国学大师
·小众的文化 大众的大师 人们不了解 很正常
·一个商品时代没有办法看守自己的季羡林
·任继愈:生前低调 身后清宁
 
任继愈先生简介

 
公牛精彩专题回顾

 

  三处剪影 速描一生  

大师血气方刚时
    做学问,只要可以耐得寂寞,终究会有所成就吧。清华园毕业的季羡林,学术也并无所长,甚而会担心无法推研,德国之后,才是其学术之路的起点。想起徐志摩说,他离开美国之时和刚到美国之初并无差异,都是一般的草包。说的便是这回事。 详细 »

苦涩的留德生涯
    在季羡林1991年出版的《留德十年》中,他披露了这段鲜为人知的爱情经历。2000年,香港某电视台一位女士,为了拍摄季羡林的传记片,专门到哥廷根找寻伊姆加德小姐。她见到的伊姆加德满头银发,终身未婚,而那台老式的打字机依然存放在书桌上。… 详细 »

最后的岁月:终于享受到了天伦之乐
    季老回忆当时右派生活环境是“阴森森”的。在《李长之先生》一文中,季老写到:中国老知识分子,最初都是豪情满怀,逸兴遄飞的,仿佛走的是铺满了鲜花的阳关大道。但是,不久,知识分子开始走上了坎坷不平的长满了荆棘的羊肠小道。 … 详细 »

  有大师的时候,他们无一不曾被迫害—记清华四剑客  

吴组缃:夫人因文革精神失常

    “想起这场革命,我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当时许多人为他着急,怕他挨批,因此劝他承认这个说法不妥,以便了事。但吴先生最终也没有改口。[详细]

李长之:浪漫文人毁于文革

    过去的锋芒已变为情感的简单批判,他不再坚持“复杂的生长”观,甚至全然否定人生而具有的七情六欲,这完全可以说明李长之的“学术人格已经裂变。”[详细]

季羡林:被批斗的牛棚岁月

    我现在在被批斗方面好比在老君八卦炉中锻炼过的孙大圣,大世面见得多了,小小不然的我还真看不上眼。这次批斗就是如此。规模不大,口号声不够响,也没有拳打脚踢……[详细]

林庚:退隐尘世求安宁

    在一次为一本古书做注的讨论会上,江青曾送给林庚一枝花,托他“转交夫人”。林庚不卑不亢,接过花,随手放在桌上,没有任何受宠若惊的表情。[详细]
  在季老最后的日子 北大如此待他

国学大师季羡林藏品书画被盗事件始末

“季羡林藏品外流拍卖”是过去一个多月最为人关注的文化事件,北大已经多次发表声明,称已查明证实“举报人”手中字画全系伪作,所谓“秘书盗卖”完全没有任何根据…[详细]

季羡林生命的最后一年:卷入藏画门 终享天伦乐

提出“字画门爆发是有预谋的,是一场争夺季老财产的闹剧”。对此,季羡林之子季承向记者否认自己意欲争夺季老财产。 [详细]

举报者张衡:只要有一张真迹就是盗画

在拍卖市场拍得的14张画中,只要有一张是真迹,就是盗窃名画案,“如果一张真迹都没有呢?那就是造卖假画案。二者必居其一。 [详细]

  把季老当人而不是神

这位学界泰斗级学者,不仅因生病而没有多少行动自由,还因此失去了更多的东西,譬如他的收藏与交往。甚至感受一位普通学人所体会到的那种生病的无奈与苦痛的机会,也都没有了。 详细 »

  有大师的时候,媒体旁顾左右不言他—记任继愈

先公后私 任老先生一生如此

任先生说:“人不能光顾自己,人脱离动物界,靠群体社会生活,人的存在靠群体,也要给群体投入,个人对群体拿得少,投入多,社会才会进步。”难怪任先生的学生李申说:“任先生这代人对国家、对民族负责任的这股劲头,我自愧不如。”[详细]

他曾振臂疾呼 现代社会的根本问题是教育问题

人文活跃不起来。你看,我们解放后马克思主义是立国的根本,可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却不多。在历史研究的领域,我们的成就很大,考古也是,发掘了不少东西。哲学就很薄弱,文学也不是太繁荣,没有代表时代的作品。[详细]

任继愈核心学术观点——儒学宗教说全解

在中国大陆无神论学会成立大会上,任继愈首先提出儒教是宗教的论点。1979年他去日本访问中,写了一篇学术报告《儒学与儒教》。他认为:“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不然不可能维系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和民族。” [详细]

  胡锦涛等领导人吊唁

任先生逝世后,截至7月12日晚6时,胡锦涛等中央领导同志通过不同方式向国家图书馆转达对任继愈先生辞世的深切哀悼,委托国家图书馆向任老亲属表示慰问并敬献花圈。 详细 »

季羡林亲自带过的学生和老师做最后的告别


    张保胜先生和黄宝生先生是季老最早带过的两名本科生。72岁高龄的张保胜先生与季老相处了48年之久,跟季老有着深厚的情谊,在季老住院期间还经常去探望,并尝试着给他做各种饭菜。在采访中,他讲述了许多与季老相处的往事。   

    季老的另外一名学生段晴也接受了采访,表达了对恩师的无限怀念之情,段晴声称,季老对学生十分关爱,曾经为了帮助自己实现留学的梦想争取奖学金。   

    另外,季羡林先生带过的60级阿拉伯语班的六名学生,今天为了追悼季老而再次相聚。其中仍在北大执教的一位教授称,季羡林对待学术的严谨之风可能说影响到了整个北大的学术风气。 [评论]

  传承大师薪火的学者们

任继愈先生弟子李申 现为上海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1946年4月出生;1969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原子物理系;1986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宗教研究系,获哲学博士学位;2000年任博士生导师;2002年任上海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详细]

季羡林得意弟子钱文忠很“学术”很时尚

我很庆幸,我在华师大一附中读书的时候,遇见了优秀的历史老师郝陵生。郝老师喜欢在每节课前介绍点学术界的情况。有一次,他说梵文研究很重要,但是似乎学的人很少。季先生年岁已高,再没有年轻人去学,恐怕这门学问在中国要绝了。 [详细]

季羡林弟段晴 现为北大教授

著名历史语言学家。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东语系教授,梵巴专业教研室主任,梵文贝叶经及佛教文献研究室主任。1971年进入北京大学西语系学习。1982年11月赴德国留学。1986年获得德国汉堡大学博士学位。1987年回到北大任教。2007-2008年德国图宾根大学访问学者。 [详细]
  延伸阅读

对季羡林影响极深的八位恩师
  我之所以五六十年来舞笔弄墨不辍,至今将过耄耋之年,仍然不能放下笔,全出于董老师之赐,我毕生难忘。 [详细]

季老是胡适之与当代唯一联系
  “有人说,季老是陈寅恪的弟子,不是胡适的。其实,胡适的思想对季羡林的影响是颇为重大的。” [详细]

季先生文章的“恋母”情节
  我后悔,我真后悔,我千不该万不该离开了母亲。世界上无论什么名誉,什么地位,什么幸福,什么尊荣,都比不上待在母亲身边。 [详细]

我们对他 如此刻薄
  与很多老糊涂不一样,季羡林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被绑架成国学图腾的境况,并以温和方式抗议。在晚年出版的《病榻杂记》中,他明确拒绝了三桂冠。 [详细]

  没大师的时候,空造大师又将其打倒—记文怀沙  

学术界骚动:他没学术成就

    李辉质疑文怀沙的3点中,最后一点是怀疑文怀沙“国学大师”、“楚辞泰斗”的头衔。李辉根据当事人回忆指出,文怀沙只校注过《屈原集》,而且“一出手就砸了锅,随即调离人民文学出版社”。 [详细]

文怀沙出生日期没活人愿证明

    当记者表示希望再次证实年份时,该工作人员表示,都已经证实了的,何必再问呢?“你说他(文怀沙)自己说几岁就几岁,如果从我们这边证实不是如此,又被你们媒体报道出来,那他岂不是会生我们的气?”[详细]

李辉:打假不成扯人品

    “就说说文怀沙是个什么样的人?用证据说话,何必‘王顾左右而言他’绕来绕去?他们一再说所谓道德底线,那么能否说明,你们的道德底线到底是什么?与社会诚信之间有无关系?是什么关系?” 。[详细]

"大师"战 何三畏看不下去了

    人类文明一般地反对在公共空间追查他人的隐私道德,无论是似是而非与否。事实上,这样的追查对人际关系是破坏性的,更扯不上文化建设和道德建设。“大师的倒掉”,不过是再次证明了这“道德效应”。 [详细]
  季羡林作品集下载>>>>>点击更多  

另一种回忆录(插图本)

季羡林牛棚杂忆

季羡林谈人生

感悟季羡林老先生的人生情怀

季先生的三十个人生瞬间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启事 | 管理团队 | 网站广告 | 媒体关注 |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 安全承诺 | 商标声明 | 使用条款 | 隐私政策
Copyright© 2003-2009 World Executive Group. 世界经理人集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3316号